Header

單車泊在街上隨時會被政府充公

對很多想使用單車的巿民來說,現時其中一個最大的阻礙是沒有安全的泊車方案,因為單車泊在街上隨時會被政府充公。

即使單車泊在有「P」字的合法泊車位置,政府也會不時張貼通告,並且臨時取消合法泊車位,並在突然人為地變成被「違泊」的單車上貼出告示飭令「官地佔用人」於限期前停止佔用該土地,限期到了就會來強行破壞單車鎖並偷走單車;而被接管的單車則成為政府財產,將不會發還,會暫存於地政處的倉庫,再交予政府物流服務署進行拍賣。

錯誤應用的法例

現時地政署是引用法例第28章6(1)條《土地(雜項條文)條例》不合法佔用未批租土地來充公單車:

「(1) 除第(2A)款另有規定外,如有並非根據許可證、撥地契據或撥地備忘錄而佔用未批租土地的情況出現,則當局可安排張貼通知,飭令在通知內指明的日期前停止佔用該土地,通知可張貼在下列一處或多處地方─ (由1979年第56號第3條修訂)

(a) 該土地上或附近;或

(b) 該土地上的任何財產或構築物上。」

這法例其實是用來處理佔用官地的僭建物等的情況,不是處理車輛的交通條例,是錯誤應用法例。

泊單車其實有法例免責辯護

而處理違例停泊車輛根本是有專為此制訂的的法例:第374C章 -《道路交通(泊車)規例》:

而第374C章第4條(5)已指明泊單車有以下免責辯護:

「但在有關違反第(4)(a)款規定的檢控程序中,如能證明停泊該車輛並無導致危險及實際阻礙,或相當無可能導致危險及實際阻礙,即為免責辯護。」

即是說,單車如泊在行人路、行人道、中央分道帶、路旁、路肩或交通安全島上,如無導致危險及實際阻礙,法例已經表明是「免責」的。

濫法充公單車:不公平、不環保、不公義

可見政府有法不依,濫用不相關的不合法佔用未批租土地法例來充公單車。再者,地政署充公私人財產(合法泊好的單車),其實已違反基本法第一百零五條所規定須保障私有財產,知法犯法,實屬可恥!

汽車長時間違泊,汽車會被拖往汽車扣留中心,司機只要承擔拖車費用及罰款,總可取回汽車。可是單車被引用《土地(雜項條文)條例》而充公後,單車車主是完全沒有任何途徑取回單車,單車會當作廢鐵被送到單車墳場,等待於物流服務署拍賣會中以數十輛或百多輛一批當廢鐵出售,不單是對巿民不公平,更是把原本極有價值的東西變成垃圾,極不環保。

參考外國處理廢棄的單車的方法,可以針對明顯是已被遺棄的廢車(例如生鏽嚴重及車輪無氣等)來發出個別警告及處理,不用官僚地全部好車壞車用車閒車一律充公,做法擾民及不公平。

政府理應有責任創造單車友善環境,但卻往往反其道而行,巿區合法泊單車位是少得等於無,在巿區泊單車在路邊的巿民,在法理上雖有第374C章第4條(5) 路邊泊單車免責辯護,卻常受到地政署濫用法例充公單車的滋擾而投訴無門,公義何在!

被「違泊」的單車,被貼上了告示。

被「違泊」的單車,被貼上了告示。

單車墳場,photo credit : Slow-Mo Classic 慢騎主義

單車墳場,photo credit : Slow-Mo Classic 慢騎主義 

 

地政署告示

地政署告示

第374C章 -《道路交通(泊車)規例》

4條:
(1) 除第(6)款另有規定外,任何人不得在設有街道照明系統,而燈與燈之間相距不超過200米的街道上停泊車輛,惟停泊在泊車處則不在此限︰
但如在任何就違反本款而提出的法律程序中,經證明並獲法庭或裁判官信納該道路上設有街道照明系統,除非相反證明成立,否則該街道照明系統的街燈須推定為燈與燈之間相距不超過200米。
(2) 署長可按照附表1第6、7、8、9、10、11及12號圖形豎立或放置交通標誌或設置道路標記,以限制將任何道路作泊車之用。
(3) 除第(6)款另有規定外,任何人不得─
  (a) 在任何道路上停泊車輛而違反按照第(2)款規定所豎立或放置的交通標誌或道路標記;
  (b) 停泊車輛而造成阻礙。
(4) 除第(6)款另有規定外,任何人不得停泊車輛─
  (a) 在行人路、行人道、中央分道帶、路旁、路肩或交通安全島上;
  (b) 以致阻礙車輛出入毗連車路的處所;或
  (c) 以致阻礙從車路到消防龍頭的通道。
(5) 任何人違反第(1)、(3)或(4)款,即屬犯罪,可處罰款$2000︰
但在有關違反第(4)(a)款規定的檢控程序中,如能證明停泊該車輛並無導致危險及實際阻礙,或相當無可能導致危險及實際阻礙,即為免責辯護。
(6) 第(1)、(3)及(4)款不適用於汽車。
Share This :
12637234_10153401621830963_1862783110_o

青衣南橋(葵青路)踩單車相片由慢騎主義提供

2016年1月30日(六)的 「Critical Mass Ride 單車臨界量騎行」路線是直接經青衣南橋(葵青路)騎車由九龍往返 「青衣」,而慢騎主義也參加了活動,並且在其面書頁上貼出了相片及感想,引起了網民熱烈的討論,而明報也有報導這件事。
網民的討論有贊成有反對、有支持也有好言相勸,惡意的也不少,而綜合對青衣南橋踩單車引發的討論,當中留言不乏對巿區踩單車的誤解,現嘗試簡單回應其中一些謬誤以拋磚引玉:

1. 以為青衣南橋(葵青路)是高速公路,踩單車是犯法

回應:其實青衣南橋(葵青路)不是高速公路也完全合法。這只是一條橋,而且是絕對合法給單車使用的,也是單車踩出入青衣至九龍的唯一合法路線,所以也是合理地使用的。據知「單車臨界量騎行」也有向有關方面查證青衣南橋(葵青路)踩單車是否合法,出發前已得到警方電郵回應肯定踩單車路線是合法。

2. 以為即使合法,馬路上跟本就不應該踩單車,因為好危險

回應:其實只要道路使用者互相尊重,大家都守規則,單車在公路/馬路上行駛不是特別危險的。日日都有好多人踩青公、界限街、彌敦道、英皇道,其實好安全, 造成危險的不是道路(路面有坑洞另計),是道路使用者本身,尤其是駕駛態度不好的人。青衣橋同一方向有二至三條行車線,單車在慢線,其他汽車在二或三線, 各有各行各自的行車線,只要司機都守法安全超車,有什麼危險?其實比設計差勁的單車徑更加安全。
各位可以看一看在馬路上和汽車一樣佔用行車線踩單車的這段影片https://youtu.be/GUqZ8pR0od0)自己判斷一下是否真如想像中非常危險?又是否如許多人想當然的以為單車會阻礙交通?
我的觀察是:
1.踩單車行大馬路比好多人想像中安全;
2.單車佔用行車線一點也不會阻礙交通;
3.踩單車其實好快捷。(單車平均速度約25km/h,片段中土瓜灣去觀塘只需不足16分鐘。)

3. 以為在馬路踩單車是為了自我娛樂的自私玩命行為

回應:其實城巿中有很多很多人是以單車作代步工具,不是玩具(當然踩單車返工比逼地鐵有趣得多),也不是休憩運動(當然踩單車返工是很好的運動),也有不 少人是為了環保而選擇踩單車而不用汽車;單車的功能廣大,不可把所有踩單車的人定型為某一種類自我娛樂的人。有些人以為自己汽車又快又硬,不顧其他道路使 用者而開快車的人,是否自私?有些人以為有錢買電油,日日一個人無實際需要而駕駛高污染高碳排放的汽車發出高噪音,浪費能源,污染環境,佔用寶貴城巿空 間,這又是否自私?踩單車代步其實可以好偉大,是愛護這個地球的實際行動。

4. 以為在馬路踩單車會阻慢交通

回應:單車只不過是一輛極速有限的車輛(其實單車一點也不慢,巿區汽車平均車速20多公里,部分主要道路(如德輔道西)在平日早上繁忙時間的行車速度約為每小時10公里甚至更慢,單車其實比汽車更快),塞車的元凶是汽車太多,完全和單車無關,這個另外有文章:
請看「單車阻慢交通嗎?
及:「單車 v 跑步 v私家車」點對點全港首試實驗

5. 以為汽車有交車輛牌照費、有買保險,單車無,所以不應用馬路

回應:汽車的牌照費不是路權費,是按照車輛汽缸容量而訂定的,相信是按照對環境的破壞而收的費用,單車汽缸容量等於零,更有助保護環境,收什麼費呢?反而 要補貼放棄駕駛而以單車代步人仕就對了。第三者保險是為使用車輛時的疏忽而引致第三者傷亡或財物損毀所須承擔法律上之賠償責任,很明顯,因為汽車可以是殺 人工具,隨時能引致其他人傷亡,所以要為第三者買保險,預備汽車撞傷人撞死人時可以有得賠,因為隨時能引致其他人傷亡,所以要學車考牌才可以駕駛(香港每 年交通意外死大約超過100人,傷20000人都是被有牌的司機所殺傷的,證明有牌不等於安全,態度更重要),以單車對其他人的安全性,以單車對環境的好 處,在世界各地踩單車也不用第三者保險及執照,更不用牌費可以說是理所當然。
想起外國人有句說話”You own a car, not the road.”
回應了這麼多,大家看到問題(problems)了嗎?問題是太多汽車,問題是汽車主導的思想,問題是部分駕駛者的駕駛態度。
單車在馬路上不單止不是問題,而且是解決問題的方法(solution),全世界都以單車為城巿問題的解決方法之一,香港人還在討論呢D?

Share This :

In a rather interesting speech, from an urban mobility point of view, the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 Housing, Prof Anthony Cheung, has described Hong Kong’s transport policy as “Public Transportation Plus”, which he explains as “public transport complemented by walkability and cycling-friendly measures”. He was talking to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walking and liveable communities but even so, is this a change? a real thing?

(It’s worth reading in full)

Prof Cheung begins by wondering “whether we have become too dependent on mechanised transport to the extent of creating all kinds of social problems, including human interface, perhaps. And there are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road congestion and carbon emissions.”

So he’s identified the problem. Not a bad start for the guy supposedly in charge of our transport policy.

After presenting the Government’s “railway as backbone” policy and (justifiably) trumpeting the high modal share (90%) of public transport, Prof Cheung adds rather too much about the constraints the government works under, in a tone of “we’re trying but it’s re-eally too hard to expect real change”.

His mobility solutions focus initially much on walkability, defining it in positive terms but not breaking new ground.

He seemingly endorses a statement that one can walk three kilometres – three MTR stops – through Central, at walkway level above the roads, which isn’t true, is it? (I don’t walk much; cycling is so much easier.) And there’s the obligatory reference to the Mid-levels escalator. (He says that “Some densely populated districts in Hong Kong are .. situated in hilly places”. But I can’t think of any, other than Mid-levels. Echoes of the “HK is too mountainous for cycling” meme.) He talks glowingly about pedestrianised streets but then hints at the fact that some are being withdrawn (allegedly after someone complained).

Selected other interesting admissions, claims and policy positions:

  • Rush-hour speed on some main roads is only 10 km/h
  • Building more roads brings more traffic, and mor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True, of course]
  • Government policy is to “discourage the use of private cars” [I’m not sure I’ve seen evidence of that, unless you count ‘affordable public transport’]
  • Hong Kong was rated “the most walkable” city of China (by NRDC) [not all agree]
  • Hong Kong is always rainy and hot [oh yeah, right]
  • “In the past, cycling was only considered to be something for leisure. But nowadays, we regard it as a form of short-distance green commuting.” [still with caveats, and not quite the first time it’s been said, but still good to hear.]
  • still discouraging cycling in the urban areas “for safety reasons” and apparently not challenging that situation
  • we need a mindset change in the community .. as much as .. among policymakers ..to move away from an unduly vehicular-based or biased mobility perspective. [Well, yes.., but does that mean you’re waiting for the public to change first? What happened to leadership?]

Now for the part that, arguably, talks up cycling.

Prof Cheung says “We also need diversity in our mobility system to cater for different travel needs.  Hence, we promote walking and cycling as a mode of short-distance commuting through the provision of pedestrian walkways and cycle tracks.” Not quite committing to a six percent bike mode share by 2020 [as New York has] but at least he flew to Vienna to talk about cycling in Hong Kong.

He goes on to say that motorists, pedestrians and cyclists compete for road space (and always will). Taking that positively, I see an endorsement of our right to use even busy roads. Of course that’s always been true, but many in HK don’t get it. On the other hand, it suggests no interest in pushing back against the ‘competition’ of (some) aggressive people in a ton of armoured motor vehicle against others, more vulnerable, who are making a net positive contribution to society.

Another quote: “we seek to improve our public transport system complemented with suitable walkability and cycling measures”. Yeah, well, ‘suitable’ is another weasel word, but he said ‘cycling’. Several times.

Notably, he defined the New Territories Cycle Track Network as “so that the public can cycle for both commuting and leisure”, which is new – it’s always been described as for leisure and recreation. What’s left of it, and if it ever gets built.

Overall, there are warm and quite strong generalities about cycling and especially walking, though without any new specifics. This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and Housing is reportedly more favourable to cycling than the Transport Department under him and this speech includes some pleasantly surprising facts and statements. Given the paucity of good news coming out of this government, I’m prepare to see a glass that’s, if not half-full, then at least providing a few refreshing sips.

 

The speech is available here.

Share This :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is pressing city and local officials to develop and improve cycling practice and infrastructure, leveraging a trend that has seen US cities hurrying to catch up Europe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after a slow start.

This stance, initiated in 2010 with suppor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fully integrated active transportation networks, urges that cycling and walking “should be considered equally important as other transportation modes” and recognises the benefits of more people taking up active mobility.

A new Federal initiative – which the Hong Kong Transport Department could usefully study – focuses on the safety of people who walk or bike, under this transformative ‘Complete Streets‘ approach.

Mayors’ Challenge for Safer People and Safer Streets (January 2015)

 

Share This :

report最近紐約巿交通當局於2014年9月發表了一個報告,證明了在巿區建單車徑/單車行車線有助減少汽車行車時間,在巿區鼓勵用單車實際上方便了駕駛人仕。

香港交通諮詢委員會也於12月30日向運輸及房屋局提交了《香港道路交通擠塞研究報告》http://www.thb.gov.hk/tc/boards/transport/land/Full-Chi_C_cover.pdf(下簡稱《報告》),《報告》的第三章是有關現時處理道路交通擠塞的措施,其中3.4.5段:「有些人提倡以單車替代機動交通工具。儘管騎單車有環保效益,但本港市區道路普遍擠迫和繁忙,加上上落客貨活動頻繁,實在難以在不影響交通或道路使用者安全的情況下,在市區騰出合適地方興建單車徑。在行車道上騎踏單車的人士,亦會較容易因交通意外而受傷。2013年間,便有超過1 000宗涉及單車在行車道上發生的交通意外。因此,政府一般不鼓勵市民在市區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相對於市區,交通流量密度較低的新市鎮或新發展區,較有條件讓單車作短途代步。就此,政府一直致力在新市鎮及新發展區締造「單車友善環境」,通過發展新的單車徑網絡和改善現有單車徑及單車停泊設施等,讓市民可以單車作短途代步或康樂用途。

以上的文字當然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政府反對單車作巿區交通的藉口,但作為一個研究交通擠塞的報告,當全世界各大小城巿大力推動單車特別是公共單車系統以協助解決交通擠塞問題,這報告竟然對單車解決交通擠塞的貢獻隻字不提,只引述政府的立場,口徑完全一致,而整個報告完全忽視如何發展單車這可持續的交通工具,本同盟對於這報告明顯的遺漏十分失望。

《報告》另一處有提及單車的地方,是:「4.6.13 泊車轉乘設施亦可提供予單車使用者,鼓勵他們接駁公共交通。工作小組知悉政府一直在新市鎮及新發展區的公共運輸交滙處和港鐵站附近提供單車泊位。小組建議政府在可行的情況下繼續加強這方面的工作。」這也是政府的老生常談,但卻是做得很少,其實不單在新市鎮及新發展區單車泊位不足,巿區跟本連合法單車泊位也是極之罕有或者欠奉。

而《報告》中應該提及單車的地方卻總是忽略了單車的存在,在4.3的問卷中問到巿民是否贊成政府給予某些交通工具優先使用道路權利,單車在問卷中被完全忽略,問卷未開始已經否定了單車是交通工具之一,這與單車在香港是合法交通工具的現況完全不乎,連在道路使用權的問卷問一下單車也好像是個禁忌似的,這是什麼交通報告?!是政府預設了否定單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框架下的報告?報告對應用單車在可持續交通的期盼也完全沒有,可說連「袋住先」也說不上。單車作交通工具不單是「單車界」的事,是關乎城巿可持續發展的事,交通擠塞正為城巿的可持續性響起了警號,為何仍不向單車這最有效卻最可持續的交通工具找答案呢?
《報告》的結論指出:「香港是世界級的城市,一直竭力維持和提升競爭力。交通便利與否和空氣質素是兩項重要而相關的指標,用以界定一個城市是否適宜居住和具吸引力。因此,工作小組籲請社會各界人士齊心協力解決道路交通擠塞,維持香港的競爭力。」試問世界上有什麼交通工具比單車更便利並且對空氣質素最有益?

最後,可能有人以為單車在馬路上會阻礙汽車,甚至使塞車情況惡化,香港單車同盟曾經有一篇文章單車阻慢交通嗎?Are bicycles slowing down traffic?)作出了分析,也值得大家參考。
其實汽車才是塞車的原因,而政府在路面交通上以汽車主導,並以滿足駕駛人仕的需求為己任,處處為駕駛人仕著想解決問題,為保持汽車駕駛暢順及方便而用盡資源增加汽車可用的路面及便利,變相鼓勵使用私家車,這才是真正容讓塞車及廢氣破壞這城巿的主因。

Share This :
wheel_off_MTR

Asking for roll-on roll-off bike carriage by actively giving in to wheel removal requirement?

在帶單車上港鐵應否主動拆轆這議題上,有一種在單車友中流傳的講法是這樣的:「如果人人帶單車上港鐵都乖乖地主動拆轆的話,對爭取港鐵進一步容許帶單車不用拆轆有幫助」,「單車能拆轆上港鐵是單車團體努力爭取的成果,如果車友不拆轆港鐵就會禁止單車上港鐵」,因而有個別單友對一些因種種原因不自動自覺拆轆的單車人士不滿,甚至貼出其照片群起公審之,視他們為危害港鐵容許帶單車這措施的罪人。

主動拆轆對爭取港鐵進一步容許帶單車不用拆轆有幫助?

第一,港鐵公司從來未曾在任何渠道表示、明示或暗示過如果單車友都做到自動自覺拆轆,就會考慮讓單車可以不用拆轆上列車;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第二,「自動拆轆有助日後爭取港鐵容許帶單車上港鐵不用拆轆」,這想法是有內部的矛盾,難以成立。試想想,如果有一日百分百單車友都做到不用提點而乖乖地主動拆轆的話,當團體進一步要求港鐵容許帶單車上港鐵不用拆轆,港鐵又有什麼理由要同意呢?既然百分百單車友都已經做到不用提點乖乖地主動拆轆,證明上港鐵要拆轆這政策是完全成功及可行的,而單車人士都非常接受,哪有需要改變呢!

相反,不論單車人士不主動拆轆是有什麼原因,是為爭取單車權益不主動拆轆、是為安全、是為貪方便或是有其他動機甚至是不知道要拆,在單車團體爭取無障礙上港鐵也有其正面價值,因為有人不主動去拆才能證明巿民有帶單車不拆轆的需要,我們大可以根據此乘客的需要向港鐵要求單車無障礙上港鐵。

要知道,爭取任何一樣政策改善,包括單車友善政策,其中一個要點是要證明其需要性之實在;用「大家都可以做到無此需要」的方法來「爭取」,只會加強其不友善政策的合理性,適得其反。例如,為傷健人士爭取無障礙設備(如電梯)的話,大家會去要求傷健人士乖乖地配合對傷健人士不友善的政策,要求傷健人士主動摺起輪椅,自己走路上落樓梯來爭取對傷健人士友善的政策嗎?

車友不拆轆港鐵就會禁止單車上港鐵?

港鐵公司從來未曾表示過如果單車友不拆轆就會禁止單車上列車;要知道港鐵讓單車可以上全線列車其實只是屈服於強大巿民的要求及世界大趨勢之下,斷不敢因為有單車友不主動拆轆就輕易收回。在社會上對單車友善的強大訴求下,港鐵不會也不敢完全禁止單車,因為必會引起強烈反彈,估計最多只會正式化及加強執行拆轆的要求而已。港鐵公司心知肚明要求拆轆是以港鐵附例為一個容易的藉口來為單車設下障礙,目的是防止太多單車上港鐵,試想為何港鐵一直不肯在大堂張貼單車拆轆或摺疊後可上港鐵的安排?就是怕張貼後會引來更多巿民帶單車入閘,港鐵根本連正式宣傳拆轆上車的政策也不敢做,豈敢諉過單車友不主動拆轆!所以單車友不用擔心有人不拆轆就會禁止單車上列車。港鐵用設下障礙的方式防止太多單車上港鐵,根本也是多此一舉,因為大部分巿民除非不得以,也不會帶單車擠入已經擁擠不堪的車箱吧,不用設下什麼障礙。

我們可否考慮用另一個更進取直接的方法爭取單車無障礙上港鐵?例如:

一,向港鐵:主要是要施壓,多方直接的爭取及表達要求:繼續集合各方向有關方面施壓要求單車友善上港鐵,不用拆轆。乖乖配合苛刻要求的乘客斷不能動搖港鐵公司的政策,我們要嘉許好的政策(容許單車上港鐵),並有力地反對壞的政策(要求單車拆轆)。具體的爭取目標是要求港鐵讓所有單車免費直接上列車,並正式訂立單車無障礙政策。

二,向公眾:爭取公眾人士對單車友善政策的支持:鼓勵單車人士在使用港鐵時做到對其他乘客的友善及為其他乘客著想,讓公眾人士認同單車和港鐵可以互相配合這事實,最重要的包括不要強行進入已經擁擠的車箱、安全地控制單車不要影響到其他人等。

而要做到「為其他乘客著想」及能「安全地控制單車不要影響到其他人」,最佳的方法莫過於安全地控制著一部完整的單車,保留車轆讓前後制動都能使用,保持單車為一個容易操縱的整體,而不是兩個不方便的大零件:一個重心不平衡及有叉向前伸出,另一個大圓圈有可能滾動掉下樓梯甚至路軌。

單車人士應儘量爭取機會向公眾展示完整的單車能如何方便、安全及優雅地進出列車,向公眾證明讓完整的單車上港鐵的可行性及好處;除非有港鐵職員出面干涉,才去拆轆,並利用這機會向職員反映這要求的不合理及潛在危險,也向港鐵證明有「保留完整的單車」這需求的存在。我們也不鼓勵和港鐵前線員工爭執及強行衝擊的行為,以免引起公眾對單車人士的反感。具體實施是不主動去拆,直至有職員干涉才拆,以顯出這「拆轆」的要求並不是理所當然而是一條擾民及危害乘客安全的,有百害無一利的惡法。

如果主動拆轆能爭取到對單車更友善的政策,我是十二分樂意拆的,即使要用工具也會自動自覺去做,可是對不起,這不是一個有效的爭取方法,只會加強了惡法的合理性。

我感恩我的單車有快拆,但我們的使命是為全港的單車人士包括騎老舊單車、無快拆單車的人士、及不騎單車的人士爭取香港成為單車友善的健康環保城巿,這就不單止關乎我自己能否上港鐵,而是香港人能否得到單車友善政策的好處。

不拆轆的原因:

  1. 港鐵並無正式的告示要求拆轆,無告示為什麼要自己主動拆轆?
  2. 拆轆後需要照顧多一件行李,帶來不便。
  3. 拆轆比不拆除轆危險,車轆可能脫手而掉進路軌或掉落樓梯。
  4. 拆轆後前叉可能會刺到其他人。
  5. 拆轆過程不方便及浪費時間及阻礙他人
  6. 拆轆後單車的制動也失效,影響對單車的控制,只有後轆的單車也難以操縱
  7. 有些單車的轆子不能輕易拆卸
  8. 拆轆後前叉容易受損
  9. 讓所有人看見完整的單車只是一件有轆的行李,其實是可以安全及方便地上港鐵
  10. 對不合理制度的無聲抗議……

為什麼要讓完整的單車無障礙上鐵路?

  1. 這是對所有人最安全的安排
  2. 這是最方便及對所有人影響最少的做法
  3. 這是國際普遍的做法(香港這要拆轆的要求是世上罕見的)
  4. 鼓勵及推動環保交通是公共交通運輸營運者對城巿的責任,不是對少數單車運動愛好者的恩澤
  5. 拆轆只會為自己及他人帶來不便,對減少佔用車箱空間也沒有幫助

拆轆的唯一原因

  1. 滿足港鐵的要求

有規則就一定要守?

有人說:「有規則就一定要守」。但如果你同意要求單車拆轆是一個無需要、不方便、不合理、歧視甚至危險的要求,也阻礙社會推動環保交通的話,社會人士就應該反對這不合理的要求,例如有些人會主張公民抗命,不去遵守不合理的惡法;又假如有些人不想不守法,如何能做到在守法的情況下顯出它的不合理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不主動去屈服於惡法,就是如無職員正式要求就不主動去拆;畢竟港鐵直至這一刻也是沒有張貼任何告示要求單車要拆轆,港鐵不要求,你怎知要拆或不要拆呢?職員有要求才去配合也未算遲吧。
說「有規則就一定要守」而去批評不拆轆的人,是否也把這標準套用在自己身上?在斷斷續續的單車徑是否完全依照「限制騎單車」的標誌,踩50米推兩米再上車踩20米再下車推兩米?如果做不到請不要批評別人做不到「有規則就一定要守」。說「有規則就一定要守」的人是否不介意被別人拍照放上網甚至向警方舉報?明白到大家都是單車歧視政策的受害者這道理後,會發覺許多無關重要的批評其實是不必要的。

拆轆是迫不得已的要求?

又有人說要拆轆是為要乎合鐵路附例中對行李的尺碼長度不得超過130厘米的規定而迫不得已的要求。其實按照九廣鐵路時代遺留下來的法例是完全不容許任何單車進入車站範圍的,不只單車,汽車、手推車、買菜手拉車任何有轆子的車也不可(信不信由你,這條例也禁止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通過車站的);而如果要把單車化為行李,正常尺碼的山地車及公路車即使在拆除了前轆的情況之下也一定不會短過130厘米,長闊高總和也一定超過170厘米的要求(不信的話請你用尺量一量你的單車),即使是摺疊了的20吋單車,長闊高總和也超過170厘米,這已經說明了當港鐵公司在2011年12月在與單車團體會議中宣布單車拆除前轆後可以當作行李帶上港鐵巿區各線時,並不是根據鐵路條例,而是以單車為特別的情況處理「彈性執行」(即單車不同於一般行李),既然如此,為何又要多此一舉去提出一個無可能的要求呢?何不直接正式容許單車呢?如果港鐵要修改鐵路條例去正式容納單車,又有何阻礙呢?鐵路附例中有訂明「港鐵公司只須在本附例及港鐵公司公布的告示中不時所載的運載行李條件的規限下,接受行李以作鐵路運載。」((第556B章)第39A條),即是說只要港鐵在運載行李條件中表示容許單車作為行李那麼單車就是行李,不用拆轆不用摺疊,權力在港鐵手中,只是港鐵不去做罷了,要拆轆才可以入閘都只是刻意留下的關卡,相信目的只是要單車入閘前做一個不必要的動作增加難度,根本是無需要的。不要弄錯了,單車能否無障礙上港鐵,關鍵完全在於港鐵,不在於車友有沒有拆車轆!

我們相信地鐵公司這種暗地裡讓單車拆轆可上港鐵的做法,只是因為它被迫要回應社會上對單車友善建設的強大訴求,而並不是出於推廣單車結合鐵路環保運輸,措施只是為回應少數單車運動愛好者的需求,並藉口以「拆轆」這不方便的要求來「不鼓勵」人帶單車上港鐵。如果港鐵公司連正正式式在大堂貼一張「如何攜帶單車乘坐港鐵」的告示也不願意做,怕一公開貼出來巿民就會帶單車擁上港鐵,面對這樣的營運商,巿民主動拆轆就可爭取到單車無障礙政策?香港人就只值得受到這種不合理的對待嗎?當世界各地正大力鼓勵單車無障礙通勤以達到環保、健康、減少交通擠塞等等好處時,為何我們可以忍受這種對單車使用者的種種刻意的壓制?我們要嘉許好的政策(容許單車上港鐵),但也要團結及有力地反對「要求單車拆轆」這種壞的政策。

也算不上公民抗命

上世紀60年代以前,美國對黑人仍然有嚴重的歧視,當時有「隔離但平等」的政策,在公共汽車上要分隔開白人及黑人的座位,白人在前面,黑人在後面,黑人要先在車頭上車付車資,然後下車經車後的門再上車坐在後面,甚至如果巴士上白人區滿座了,司機可以要求黑人起身讓出座位給白人。

1955年12月1日,在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非洲裔的Rosa Parks拒絕服從巴士司機的要求,她不給一個白人乘客讓座。這事件成為非洲裔美國人平權運動的一個代表性事件。

如果當時的黑人認為:「我們黑人能乘坐巴士是黑人團體多年爭取的成果,這個自私精Rosa Parks為自己好處破壞了黑人團體和大家爭取的成果,如果巴士公司有一日不滿意黑人的表現而全部禁止黑人上巴士,這就慘了。雖然這法例不好,但有法為何不主動去守呢,不應該要等到司機開口,自己就要立即彈起身讓位給白人啦!當局給黑人可以有巴士坐已經很好啦,可以接受啦,不要破壞這成果。所以一見到不主動讓座的黑人,就要在社交網貼相公審!」

如果當時的黑人社群真是這樣,美國可能今天仍然會有種族隔離。

歷史上的Rosa Parks是公民抗命,她當時不肯讓座而給告上法庭。我們建議的只不過是不用主動彈起身讓座直至職員開口要求,及當別人不主動彈起身時不要貼相公審,這是十分溫和一點也不及Rosa Parks的真正公民抗命。

為防止在月台踩單車,就要所有人拆轆?不是歧視是什麼?

有人說港鐵是為了防止在月台踩單車而要單友拆轆;其實港鐵如果真的是為防止在月台踩單車,應該針對在月台踩的人執法,不應假設所有人都是不可信任的,都一定會在月台踩的,港鐵當所有單車人士都是不懂事的頑童嗎?這不是歧視是什麼?按港鐵這邏輯,因為曾有人在月台大便,是否要所有人入閘前必先去洗手間清一清才可入閘;曾有人在月台跑步就要所有人綁起雙腳?不過港鐵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都曾提出不同要拆轆的理由,可見港鐵根本是為「要你拆」而隨便找一個理由,所以每次有不同理由,真正目的是「不鼓勵」單車入閘。

如果車友犯規,港鐵自會處理,請由得車友用不主動拆轆這最低度的抗爭去爭取單車無障礙待遇

(事先聲明以下一個比喻不是要鼓勵犯法,而是要藉這比喻表達單車友不要為當局不合理的要求而互相攻擊。)大家踩單車有沒有試過所謂「違反規則」(甚至犯法)的情況?例如在一段單車徑上無需要地隔十幾米就遇到要下車推車的標記,一段幾十米的單車徑無關安全問題卻要上落單車幾次?相信現實中一百個車友九十九個都不會落車,更加無人會百分百做到足「次次」落車,當無人見、無行人、無警察的時候是否也能百分百做到足「次次」落車?為什麼不落車?因為要求不合理、不需要、更是多此一舉!但是如果有某些車友認為單車徑是單車團體努力爭取的成果得來不易,而香港政府大條道理不建設單車徑;如果有踩單車者見標記不落車推,當局可能會索性取消單車徑!無論合理不合理有法就要守!結果這些車友一見有車友不落車就向警方舉報,又拍照放上網,又發動其他車友一起以言論攻擊不落車的車友,恐怕這些「害群之馬」危害了得來不易的單車徑。試問這是爭取單車友善的好方法嗎?爭取單車友善的重點是針對當局,還是針對打擊不落車的車友?就是那些同樣受單車不友善政策所害的車友?配合當局聯手打擊不落車的車友是在為單車友善做好事嗎?

那我們為什麼要攻擊不主動拆轆的車友?他不拆轆如果營運商港鐵認為是違規的話自然有港鐵去對付他的,要他拆轆要他罰款自有港鐵的工作及計算,而車友自己也有自己要負的責,我們為什麼要趕不及去幫手打壓似的,還以為自己在為單車界做好事?拆轆與不拆轆者應該尊重各人爭取單車友善的方法,只要大家都在巿民面前做個好榜樣,好榜樣者,就是尊重其他乘客為人設想,不拆轆安全進出列車也可以做到的。

我們應該花多些時間精力做更有意義的事,而不是加強打擊違規的單車友去爭取當局施恩推動單車友善政策。

你可以不同意,但不應攻擊不主動拆轆的車友,請互相尊重各自的爭取方式

即使你可能並不完全同意我的觀點,也請互相尊重大家不同的爭取方式;更請保留對人的基本尊重,請勿在網上張貼單車人士的照片加以公審及指為自私及破壞秩序等,因為這位被公審的單車友,也是另一個活在港鐵的苛政之下的車友,而他可能正在以不主動拆轆的方法,對不合理制度作無聲抗議去爭取單車無障礙政策呢!他可能不是因為自私及不自律而不主動拆轆,而是為了其他乘客的安全;又或者他只是不想主動去做拆轆這件無需要且不合理的事情。如果下一次你在列車上遇上無拆轆的單車友,你可以輕鬆一點放下「拆」與「不拆」的爭論,大家交流一下踏單車心得,你可以欣賞他選擇了環保的交通方式而給他加油打氣(如果車胎不夠氣),或許也可以在社交網絡分享一張大家一起微笑的合照,或者你也可以寫一個電郵給港鐵公司嘉許它容許單車上港鐵的好政策並要求廢除「要求單車拆轆」這種壞的政策。這樣不是更好嗎?單車人士互相尊重可以嗎?向職員舉報對爭取單車友善有什麼幫助?只會給港鐵多一個數字去打擊單車,也只不過是給另一位單友加增麻煩與危險,甚至只是助紂為虐罷了。不拆轆的尊重拆轆的,拆轆的也尊重不拆轆的,互相尊重各自的爭取方式可以嗎?

如果你想協助爭取單車無障礙上鐵路,你可以:

  1. 不用主動拆轆,除非職員正式要求;
  2. 向公眾展示完整的單車能如何方便、安全及優雅地進出列車,向公眾證明讓完整的單車上港鐵的可行性及好處;
  3. 在車上張貼「正示範單車應如何上港鐵、不主動拆轆」、「完整單車上港鐵、為人為己更安全」、「拆轆要求不合理、爭取無障礙上車」等標語,讓其他人明白你不拆轆的原因;
  4. 如有人或職員詢問不拆轆的原因,可把單車無障礙上港鐵答客問單張給他,但不用爭執爭論免傷和氣及破壞單車人士形象;
  5. 對其他人士禮讓及儘量顧及其他乘客需要,以禮待人,爭取巿民支持單車友善上港鐵。

利申:「香港單車同盟」乃其中一個有份向有關方面爭取可帶單車乘搭港鐵的單車團體之一;作為香港的一分子,我們爭取單車無障礙上鐵路,不單是為踩單車運動人士,也是為廣大巿民及一眾不踩單車的巿民,爭取一個對全香港所有人也有益的單車友善政策。


註:香港鐵路條例(556B)4A條:「除藉由港鐵公司或代表港鐵公司根據本條所發布的告示外,任何人不得在任何時間通過鐵路處所或其任何部分,亦不得企圖在任何時間將任何汽車、單車、電單車或其他類似的運輸工具,或任何手推車、獨輪、雙輪或多輪推車或類似的運輸工具,或任何東西(包括動物)帶過、傳過、駛過或引領其橫過鐵路處所或其任何部分;任何人連同任何運輸工具、動物或其他東西穿過任何閘、門、圍鏈或欄障後,須盡快將其關上或重新拴緊。」這是以前鐵路建在地面,人們可以輕易進入路軌範圍那個九廣鐵路時代遺留下來的法律,針對汽車等交通工具或牛羊等蓄牧進入或橫越路軌而設,而這句「任何人不得在任何時間通過鐵路處所或其任何部分」是真的嗎?那麼任何人也不能進入港鐵車站了,明顯這法例已經過時,是時候去修改了。

 

後記:有一次我帶單車乘港鐵,我本著不會主動拆轆的原則上車,一路未見有任何人干涉,剛巧有另一位不認識的車友也上列車(他已經一手拿車架一手拿車轆),他一見我未拆轆,便立即提點我;我向他簡單解釋了我不會主動拆轆的理由;後來有港鐵職員接到報告而上前要求我拆轆,我便很合作地把車轆拆除,我也把握機會向在場的其他好奇的乘客解釋不拆轆的好處,及拆轆的不合理及其壞處,過程中我的單車在未拆前轆時由入閘到月台至停放車箱中,對其他乘客全無帶來任何不必要的影響,相反我見到拆轆的車友要照顧他的兩件行李就有點不方便甚至狼狽了。我相信車上人人都看到一架完整的單車其實很正常很合理,相反,拆了前轆的單車卻為人帶來危險及不便。

不會主動拆轆、向巿民示範完整的單車和乘客如何互相尊重地共處、如果有港鐵職員干涉才合作地拆轆,這也是一種為城巿及其他人(無法拆轆的單車友)爭取單車友善的方法。

親愛的車友,我尊重你主動拆轆的做法,請你也和其他巿民一樣尊重我不主動拆轆的爭取方法可以嗎?不要在已經對單車不友善的環境中主動製造更多單車不友善行動(言語攻擊、拍照上社交網絡(這是網絡欺凌啊)、向職員舉報)可以嗎?我的小小意見其實很小:就是:1.車友請考慮不用主動拆轆,除非職員正式要求。2.本著團結及互相尊重,即使不認同也不要在社交網貼相公審,也不要向港鐵方面舉報,不要協助加強單車不友善政策。

Share This :

Protected Intersections For Bicyclists from Nick Falbo on Vimeo.

 

Protected bike lanes are the latest approach US cities are taking to help their residents get around by bike. But these protected lanes lose their buffer separation at intersections, reducing the comfort and safety for people riding. What the protected bike lane needs is the protected intersection. This proposal for the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2014 Cameron Rian Hays Outside the Box Competition presents a vision for a safe, clear intersection design that improves conditions for all users. Proper design of refuge islands, crossing position and signal timing can create a safe intersection that people of all ages and abilities would feel safe in.

Learn more online at ProtectedIntersection.com

Share This :

馬路上踩單車的第三種模式

taking the lane

taking the lane

 

 

 

馬路上踩單車的三種模式

在馬路上騎行大致可分類為三種模式:「行人模式」(pedestrian style),「靠邊模式」(hugging-the-kerb style),「車輛模式」(vehicular style);第一種模式「行人模式」就是不行馬路,即使行馬路也無視交通規則;第二種「靠邊模式」就是在馬路踩但卻儘量貼近馬路邊,基本上避開成為路上車流的一部分,讓出行車線給其他車輛。

建議用「車輛模式」

在大部分情況下,建議以第三種方式騎單車,即車輛模式(vehicular style, 也可稱為bicycle driving, vehicular cycling),簡單來說是把單車作為和其他車輛一樣的方式行駛並跟隨道路上共通的法則及語言;

原因一. 這是較安全的做法;因為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用同一套道路規則及道路語言,大家知道如何配合;另外,路邊的危險也較多,例如溝渠,突然打開的車門,忽然有行人踏出馬路等…避開路邊能減少這類危險。

原因二. 這是完全配合法例的做法;如果單車人仕沒有充分行駛路權,例如縮在馬路邊行駛,萬一有汽車巴士等埋站上落客或者在同一行車線超越時發生意外,法庭及警方未必會同情主動讓出行車線路權的單車人仕,單車人仕自然吃虧。

近來運輸署的宣傳片(例如李慧詩那個「騎單車 安全才是第一」http://youtu.be/xPoWHkAg0Lo)也說單車和其他車輛有同等路權,而按多方車友的經驗,現時警方交通部也不會就單車佔用慢線有任何質疑。而道路安全議會也已經於2012年3月出版的刊物更新了騎單車的建議,並且已經上載於運輸署網頁:(http://www.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4552/web_221201433_leaflet_a.pdf)「在狹窄的行車(線)道(相信這包括香港大部分的行車(線)道,因為香港大部分的行車(線)道也是狹窄得不足夠讓單車及其他車輛安全並排行駛的)或轉彎時,宜駛在行車(線)道的中央以策安全

車輛模式(vehicular style)的其中一個具體實施,就是在行車線的中間行駛佔用行車線,原因之一是要讓其他車輛清楚看到單車,原因之二是鼓勵其他較快的車輛使用另一行車線超越單車,以保持安全距離,可以看這影片「在行車線的哪一處踏單車才安全?(2分鐘版)」(http://youtu.be/w3RXZm7539A)就會清楚。

法庭會同意單車駛在行車線中間嗎?

如果被其他汽車危及安全,是絕對應該交由警方跟進。不要自我以為忍氣吞聲或者放人一馬就無事,今次自己無受傷,下次可能是另一位車友的生命受害,為道路安全一定要盡公民責任交警方跟進。

在此讓大家參考以下的案例:

後鏡頭http://youtu.be/IRRrRH6q-Sk及前鏡頭http://youtu.be/SHGsjRTlNlI

片段中的巴士司機已經被定罪不小心駕駛,被扣分並罰款。原因是他入侵了單車的行車線,判決書中定罪原因是:「被告轉線時未有足夠安全考慮給單車使用者,單車使用者作為一個道路使用者,當時在左一線有使用的優先權,事件中可以看到切線太急,而導致單車使用者感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被迫收慢及扭軚,所以裁定不小心駕駛罪名成立。

留意判詞中肯定了騎單車人士作為一個道路使用者,在所佔用的行車線有使用的優先權,所以鼓勵大家車友為大家安全要佔用行車線。

佔用行車線會阻慢交通?

可能有單車友及其他人士認為單車佔用行車線會阻慢交通,其實在大部分情形下,反而是其他汽車擠塞阻慢了單車!而真正阻礙交通的是其他車輛、工程、欠佳的道路設計及交通燈(有關這方面的討論請看:http://hkcyclingalliance.org/are-bicycles-slowing-down-traffic),當然,如果真的是有長長車龍跟在後面,還是互相禮讓,安全情形下停靠在一邊先讓後車經過為佳。

所以結論是:不要因為怕在行車道中央騎單車而恆常貼近路邊行駛,反而危害自己及其他人的安全。

Share This :

In Legco yesterday, the tourism industry rep, YIU Si Wing (姚思榮) asked Transport and Housing Bureau if it was/would:

(a) extend the cycle track network to former Frontier area;
(b) develop cycle tracks on the harbourfront;
(c) set up a public bicycle hiring system
(d) promote cycling tourism

Responses from Anthony Cheung, the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and Housing, were, in summary:

a) yes, perhaps;
b) [ignored question];
c) no; and
d) ‘yes’ [but actually only trivially]

The first ‘perhaps’ is worth noting: about cycle tracks going into the former Frontier Closed Area.  All leisure cycle tracks are a plus for Hong Kong, though we need to keep pointing out that they are merely a feature, and certainly not the sum total of cycling here, as TD likes to pretend.  So half a cheer for that ‘perhaps’.

Regarding public bicycle rental systems, the Secretary referred to the TD study that was finally released earlier this year (“Traffic and Transport Consultancy Study on Cycling Networks and Parking Facilities in Existing New Towns in Hong Kong“), which was overly narrow in scope, two years late, trivial in its analysis and negative or inconclusive on the issues it was supposed to study.

Based on that, he rejected any kind of public bicycle rental system (referring to new towns, and ignoring everywhere else), because a) it needs many nodes; b) it requires some load balancing between nodes (moving bikes around to meet need); c) maintenance of bikes; d) existing private rental services “can already meet demand”; e) Hong Kong’s land resources are too limited to provide public rental points.

What a load of tripe!  Firstly, there are also excellent potential locations for a public bike share scheme outside the new towns, such as in Kai Tak Development / CBD2, West Kowloon, along the new NT Cycle Track Network, and of course, along the Harbourfront Cycleway (when we ultimately force it into existence).

His responses a), b) and c) simply cite characteristics of a public bicycle rental system, no different from those handled by the 500+ (and rapidly rising) schemes around the world, especially in mainland China.  Along with response e), he’s peddling the old canard that Hong Kong is so special that the rest of the world can teach us nothing.  And finally, by citing existing rental he is missing the whole value of a network of pick-up and drop-off points. (actually ‘protecting’ the business of a handful of operators, who’d probably anyway benefit from the upsurge in interest, if only they could adapt to it.)

The question about developing cycle tracks along the harbourfront was flatly ignored.  How can a government minister do that?  Didn’t the THB read the question?  Does it think no one will notice?  Or does it simply have no respect for Legco and not care who knows?

All in all, the Secretary’s reply showed that our government still doesn’t ‘get’ cycling, or its obligation to work for us.

More work to do.

See:
Press release, with full text

Blogpost about cycle tracks (‘我們的單車徑’) by Secretary for Development Paul Chan (陳茂波),
22 Sept 2013 (Chinese only)

 

 

Share This :

去年(2012)介紹過台北巿鼓勵巿民及遊客使用單車的設施;今年(2013)再往台灣,發現比之前更進步了:也是問香港運房局這一句,台灣可以,為何香港不可以? 看看台灣怎樣好待單車吧!而即使這樣,台灣還未能打入哥本哈根單車友善指數地區的頭二十位呢!加油啊中華民國!香港,是否還要拒絕投入這改善城巿的運動?

自強號列車上為擺放單車而設的車卡

自強號列車上為擺放單車而設的車卡

自強號列車上為擺放單車而設的車卡

自強號列車上為擺放單車而設的車卡 

台北捷運站有清楚表示讓單車由頭或尾車卡進入捷運

台北捷運站有清楚表示讓單車由頭或尾車卡進入捷運

 

 

 

 

 

 

 

 

 

(上圖)台鐵自強號列車上有一整個車卡是用來擺放單車的;而台北捷運站有清楚表示讓單車由頭或尾車卡進入捷運(當然,人家是不用拆下前輪的!那有在香港要拆卸前輪才能入閘的歪理?!也哪有不拆前輪會被其他單車友拍照放上網受網絡公審的怪現象?!要注意,台北的捷運也不是乘客量少的)

台北巿(西門)的單車和行人共享路面

台北巿(西門)的單車和行人共享路面

行人優先,路權清楚

行人優先,路權清楚

 

 

 

 

 

 

 

 

 

台北巿(西門)的單車和行人共享路面,行人優先,路權清楚,互相禮讓,又為何不可以在行人路上踏單車代步?!鼓勵單車代步不一定要劃出完全分隔的3.5米寬「單車徑」的!

 

微笑單車U-bike(公共單車租借系統)

微笑單車U-bike(公共單車租借系統) 

泊單車的位置分佈於路邊各處,十分方便

泊單車的位置分佈於路邊各處,十分方便

 

 

 

 

 

 

 

 

去年還只有信義區才有的微笑單車U-bike(公共單車租借系統),現在於西門町(相當於香港的旺角區)也可以看到;馬路上也會遇到用微笑單車來代步的巿民,而泊單車的位置分佈於路邊各處,十分方便,而好像看不到有長期佔用泊位的廢車及手推車,看!還有空置泊位呢!

 

頭城(宜蘭縣)的單車行車道

頭城(宜蘭縣)的單車行車道

「鐵馬驛站」為長途單車客提供厠所、食水、工具及充氣等支援

「鐵馬驛站」為長途單車客提供厠所、食水、工具及充氣等支援

 

 

 

 

 

 

 

 

 

 

 

 

頭城(宜蘭縣)的單車行車道及由宜蘭市政府辦的「鐵馬驛站」為長途單車客提供厠所、食水、工具及充氣等支援;單車環台看到「鐵馬驛站」能不感動嗎?

 

日月潭的單車徑旁的讓單車推上樓梯的斜道

日月潭的單車徑旁的讓單車推上樓梯的斜道 

日月潭的單車徑已入選為世界十大最美麗單車徑之一

日月潭的單車徑已入選為世界十大最美麗單車徑之一

 

 

 

 

 

 

 

 

 

 

 

 

(左圖)這是什麼?是位於日月潭的單車徑旁的讓單車推上樓梯的斜道。 你知道日月潭的單車徑已入選為世界十大最美麗單車徑之一嗎?香港單車同盟建議的港島北海濱單車走廊如果成真的話,說不定也可以入選呢! 台灣可以,為何香港不可以?

DSC02377

高雄巿捷運對帶單車的告示

 

 

 

 

 

 

 

 

 

 

 

 

高雄巿捷運對帶單車的告示,大意就是要為他人著想吧。(為人著想不包括要像港鐵般要求拆除前輪呢!)

Share This :